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视死如归魏君子 > 第135章 吃饭睡觉骂乾帝

第135章 吃饭睡觉骂乾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写完,还没睡觉的书友10分钟之后再看,我要重新校阅一遍修改下错别字)
  
  魏君感觉自己真的很厉害,不愧是天帝转世。
  
  听到陆元昊这样说,他居然都没有冲动到想把陆元昊砍死。
  
  一般人谁有这么好的自我控制力?
  
  也就是他了。
  
  当然,魏君不会承认,这绝对不是因为他现在根本砍不死陆元昊。
  
  魏君只是对陆元昊彻底无言了。
  
  “陆大人,你真是一个特别能带给人安全感的男人。”魏君幽幽道。
  
  陆元昊没有听出魏君语气中的复杂,听到魏君这样说之后,他反而有些骄傲:“魏大人过奖了,我确实一直立志要做一个带给别人安全感也带给自己安全感的人,书上说这样的男人才会招女人喜欢。”
  
  魏君:“……”
  
  招不招女人喜欢主要是看脸,你显然不及格。
  
  你这都看的什么鬼书啊。
  
  和他此时有差不多感觉的还有狐王。
  
  看着一脸认真的陆元昊,狐王只感觉恐怖如斯。
  
  “瑶瑶。”
  
  “母亲,我在。”
  
  “以后你一定要离这个胖子远一点。”狐王认真的嘱咐道:“他实在是太阴险了,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强大却还如此谨慎的人。和陆元昊比起来,魏君纯洁的简直就像是一朵白莲花。”
  
  陆元昊:“……”
  
  魏君:“……”
  
  本天帝都已经沦落到和陆元昊比了吗?
  
  狐王你可以的。
  
  魏君在小本本上给狐王记了一笔。
  
  陆元昊也给狐王记上了。
  
  狐王并不害怕魏君,但是对于陆元昊却极其忌惮。
  
  “原本我以为魏君才是人族年轻一代最出挑的人物,但今天我改变了想法。陆元昊才是最危险的,回妖庭之后,我一定要建议妖皇,把陆元昊在必杀榜上的顺位调整到魏君之前。一个陆元昊,比一百个魏君都要危险。”
  
  “屮。”
  
  “屮。”
  
  魏君和陆元昊齐齐骂娘。
  
  陆元昊怒视狐王:“狐王,你太恶毒了,竟然想要杀我。不行,我今天一定要斩草除根,是你逼我的。”
  
  陆元昊掏出了一把血红色的宝剑。
  
  正是大乾皇室举国之力锻造而成的斩妖剑。
  
  此剑是特意针对妖皇锻造的,目的只有一个——威慑妖族。
  
  在此剑铸成之后,人妖两族也的确和平了很多。
  
  正常情况下,这种级别的神器控制权只会在乾帝手里。
  
  但是陆元昊特意去向乾帝求取了来。
  
  陆元昊身份特殊,再加上他要对付的人是狐王,乾帝也不敢怠慢,把斩妖剑的控制权暂时移交给了陆元昊。
  
  看到陆元昊把斩妖剑拿了出来,狐王的身体一僵。
  
  不过随后她就放松了下来。
  
  “天行是大乾的兵部尚书,他并没有做过什么危害人族的事情。你若伤了天行,便是以下犯上。”狐王冷笑道。
  
  陆元昊看着有恃无恐的狐王,一张憨厚的胖脸上也出现了讥讽的笑容。
  
  “你对斩妖剑一无所知。”
  
  “本来是给妖皇准备的,不过只要今天抹除掉你这抹分魂,消息也不会泄露出去。”
  
  陆元昊想了想,认为稳得一逼。
  
  所以他果断出手了。
  
  血红色的长剑上散发着血红色的光芒,在狐王严阵以待的时候,陆元昊左手一动,一把黑漆漆的小剑破土而出,已经刺破了任天行的脚底。
  
  下一刻,狐王的分魂赫然被这把小剑逼了出来。
  
  而任天行立刻接管了自己的身体。
  
  在场中人都不是常人,很快就意识到了战局的变化,同时也想到了这一切发生的原因。
  
  不少人都目惊口呆的看向陆元昊。
  
  魏君也是十分无语。
  
  “陆大人,你在打斗方面没什么战斗天赋,但是在阴人方面,你还真是个小天才。”魏君吐槽道。
  
  真刀真枪的对抗,陆元昊其实不怎么擅长。
  
  但是陆元昊这次没有用真刀真枪的对抗。
  
  他玩了一把阴谋诡计。
  
  把狐王都骗过了。
  
  狐王此时也是气急。
  
  她被陆元昊从智商上羞辱了。
  
  “该死,你手中的那把斩妖剑竟然是假的。”
  
  从地下破土而出横空出世的那把黑不溜秋十分不起眼的小剑才是真正的斩妖剑。
  
  所以,她毫无防备的中招了。
  
  陆元昊很诧异的看着半空中的狐王分魂,挠了挠头。
  
  “当然是假的啊,虚则实之,实则虚之,你没有读过兵法吗?不应该啊。”
  
  半空中的狐王郁闷的想要吐血。
  
  被陆元昊成功算计了也就罢了,这厮还要故意羞辱她。
  
  要不是她此刻处于分魂状态,没有实体,她此刻肯定一口老血涌到了喉咙眼里。
  
  着实没有见过战斗风格这么不要脸的人。
  
  而且她刚才真的从陆元昊手中那把剑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这不可能,你手上的剑是什么剑?为什么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陆元昊低头看了一把手中金黄色的长剑,然后恍然大悟:“你说这个啊,这是一个破树枝,我用了幻术,没想到你居然没看破。”
  
  陆元昊左手一挥,幻术散去。
  
  狐王想死。
  
  “你居然还会幻术?”
  
  资料上没提这个啊。
  
  而且她也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把幻术作用在自己的兵器上。
  
  陆元昊耸了耸肩:“技多不压身嘛,书上说过,今天多学一门功法,明天就少说一句求人的话。”
  
  这个鸡汤陆元昊喝了。
  
  效果斐然。
  
  “真正的斩妖剑我也施加了幻术,所以你才没有察觉到地底的威胁。狐王,要对付你这种实力高强的敌人,我只能做好万全的准备。”陆元昊警惕道。
  
  狐王:“……”
  
  她很心累。
  
  这尼玛……这个局别说杀她的分魂了,杀她的本体她感觉都会中招。
  
  这厮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魏君比她还心累。
  
  别说狐王了,魏君都不知道陆元昊会幻术。
  
  “魏大人,说好的你只修炼防御功法呢?”魏君无语道:“你怎么向全能战士发展了?”
  
  陆元昊对于魏君的问题感觉很是奇怪:“幻术是防御功法啊,把敌人迷惑住,不就等于防御了敌人的攻击吗?”
  
  魏君:“……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这逻辑好像没有什么毛病。
  
  问题是按照这个逻辑,万物皆可防御。
  
  天知道陆元昊到底还有多少底牌。
  
  有这厮在自己身边,他的找死大业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功?
  
  魏君此刻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
  
  狐王也感觉自己的妖生一片黑暗。
  
  “好手段,真的是好手段。你还如此年轻,再给你二十年,我妖族还有容身之地吗?”狐王惨笑道。
  
  陆元昊不乐意听了,反驳道:“你不是说人妖和平共处吗?我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你为什么还总想着要杀我?”
  
  狐王看着一脸认真的陆元昊,只能仰天长叹。
  
  “败给你,我输的不冤。你脸皮比我厚,手段比我阴,就连实力也不比我差。我比你多活了几千年,简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狐王彻底认输了。
  
  从身到心,她都被陆元昊打服了。
  
  “要杀要剐,随你便吧。”狐王叹气道。
  
  她知道自己今天真的栽了。
  
  恐怕连信息都传递不出去。
  
  她这次是分魂携带神念降临,需要这道分魂返回本体,本体才能够知道京城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刚才中了斩妖剑一剑,狐王已经知道了斩妖剑的一重特性——斩妖不斩人。
  
  所以刚才斩妖剑明明是冲着任天行去的,却把她的分魂打出了任天行的体外,任天行反而没怎么受伤。
  
  妖庭其实一直都在打探斩妖剑的特性,但始终没有得到答案。
  
  今天她已经知道了答案的一部分。
  
  但正因为如此,狐王知道她死定了。
  
  人族不可能让她把如此重要的信息传出去。
  
  即便是任天行给她求情也不可能。
  
  果然。
  
  下一刻,任天行就开口为她求情:
  
  “陆大人,若让我夫人发下天道誓言,绝不泄露今日的隐秘。或者由您亲自出手,斩掉她今天的记忆,能否放他回去?算本官欠你一条命。”
  
  任天行的承诺不可谓不重。
  
  兵部尚书一个要命的人情,价值岂止万金。
  
  但是对于陆元昊来说,什么都没有他的命重要。
  
  “天道誓言是可以钻空子的,至于斩掉记忆倒是可行,但是狐王毕竟是狐王,而且这种分魂附体之法我也是第一次见,谁知道狐王的分魂回归本体之后,能不能觉醒记忆?”陆元昊的态度十分严谨:“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狐王的这道分魂彻底魂飞魄散为好。”
  
  任天行心中一急:“陆大人,我夫人是妖族的军师。你若杀了她,难道想和妖庭开战吗?”
  
  陆元昊诧异的看了任天行一眼:“我杀掉了狐王,狐王的消息就发不出去,妖族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难道你想通敌卖国?”
  
  “我……”
  
  任天行想骂娘。
  
  这个小胖子果然伶牙俐齿。
  
  陆元昊比他想象的更加伶牙俐齿:“你想通敌卖国也没机会,今天你和你女儿的记忆都会被删掉的。狐王也许有本事恢复记忆,你们俩肯定不行。”
  
  拿捏的死死的。
  
  陆元昊的稳健程度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在安全方面,你永远可以对陆元昊放心。
  
  任天行和任瑶瑶被陆元昊安排的明明白白,看着四周监察司的人,两人都一阵无奈。
  
  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从始至终,局面一直都在陆元昊的掌控之中。
  
  不仅是他们。
  
  魏君今天也注定了无惊无险。
  
  只有狐王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狐王惨然一笑:“天行,罢了,不要为我求情了。我并没有利用你做出过危害人族的事情,你也不必为我担心。一道分魂,还对我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
  
  “的确,也就是损失百年的修为而已。”魏君点了点头:“不是什么大事,狐王你千万不要气馁,再接再厉,下次你一定能够杀死我。”
  
  狐王:“……”
  
  魏君补的这一刀也实在是让她痛彻心扉。
  
  尽管她有几千年的修为,但是百年的修为对于她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而且她未必有机会再弥补回来了。
  
  尽管百年的时间对于她这种妖王来说并不算长,但是陆元昊的成长根本用不到一百年。
  
  她感觉再给陆元昊二十年,陆元昊恐怕就有实力提着斩妖剑去杀她了。
  
  不行,陆元昊一定要死。
  
  狐王愈发坚定了这个决心。
  
  “魏君,你不必嘲讽本王,你确实很厉害,但最该死的人是陆元昊。若我这次能够侥幸回去,我一定会让陆元昊在必杀榜上取代你的名字。”
  
  魏君怒了:“你这只狐狸好歹毒的心思,竟然想害我,亏我还想保你呢,你还是去死吧。”
  
  陆元昊点头:“不错,死掉的狐王才是好狐王。狐王,你还想离间我和魏大人之间的感情,简直不知所谓。魏大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他怎么可能会为了求活就牺牲掉我?你根本不懂魏大人。”
  
  魏君:“……”
  
  这心情就很复杂。
  
  这个小胖子用一个错误的逻辑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也是很秀。
  
  不过狐王确实得死。
  
  真让她回去了,自己得少多少妖族仇恨值啊。
  
  这种情况绝对不能接受。
  
  所以魏君看着陆元昊再次举起了斩妖剑,并没有任何阻拦。
  
  不过他不阻拦,不代表其他人不阻拦。
  
  关键时刻,熟悉的一句话登场了:
  
  “剑下留人!”
  
  “陆大人剑下留人!”
  
  来人是白倾心。
  
  看到白倾心突然出现,在场中人都有些吃惊。
  
  这不是他们提前安排的。
  
  魏君主动问道:“白大人,你来此有何公干?”
  
  “我查到了一些有疑点的案卷,其中牵扯到了狐王。”白倾心的面色有些凝重:“狐王不急着杀,她在大乾境内不止是布局了下一代,还有很多其他的布局,我需要调查清楚。”
  
  陆元昊皱眉:“白大人,这个分魂是有时间限制的,恐怕你来不及审问。如果再不杀掉狐王的这道分魂,她就要回归妖庭了。”
  
  “先控制住狐王,我去申请时间秘宝。”白倾心坚持道。
  
  很显然,她查出了一些份量很重的东西。
  
  “没有时间了。”陆元昊摇头道。
  
  之前狐王就说过还有一刻钟的时间。
  
  现在距离一刻钟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白倾心肯定来不及。
  
  不过白倾心没有放弃。
  
  “陆大人,你先斩掉她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