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是天道的爸爸 > 第181章 待我回家;代我回家;带我回家

第181章 待我回家;代我回家;带我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刚写完,大家2点后再看,我从头检查下错别字精修一下)
  
  海上风光——水很多。
  
  想歪的自己去面壁。
  
  水很多,是字面意思。
  
  看着碧波无垠的大海,姬凌霜第一天还有些兴奋,第二天情绪也还算欢快。
  
  第三天就变的有些无聊了。
  
  偏偏按照航程,他们最少要在海上逗留一个星期。
  
  如果遇到风暴的话,还会更长。
  
  姬凌霜有些烦闷。
  
  “两片大陆之间的海上结界还没有完全消失,很难直接从大乾传送到西大陆,父帅最先打算的跨海传送一事,基本已经不可能了。”姬凌霜无奈道。
  
  姬帅本来还打算让姬凌霜到了西大陆之后,在西大陆架设一座传送阵呢。
  
  然后他这边再派大军突袭,打西大陆一个措手不及。
  
  计划是美好的。
  
  现实是残酷的。
  
  魏君和大皇子都保持了淡定。
  
  大皇子道:“这应该也在姬帅的意料之中,如果跨海传送这么容易的话,那西大陆的军队早就应该大规模入侵我们大乾才对。这些年一直都只有零零散散的西大陆军队,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姬帅不会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跨海传送上的。”
  
  这是连他都能够想明白的问题。
  
  大皇子当然不会认为自己比姬帅聪明。
  
  姬凌霜看似是一个人,但是大皇子猜测姬凌霜现在一人即是兵团。
  
  对于大皇子的话,姬凌霜听进去了。
  
  但是还是有些失望。
  
  “我们少了一个退路。”姬凌霜沉声道。
  
  跨海传送阵不成的话,不仅他们不能运兵到西大陆,他们也很难从西大陆传送回来了。
  
  本来就九死一生的旅程,现在更加艰难。
  
  姬凌霜倒是不怕死。
  
  但是能不死的情况下,谁又愿意去死呢?
  
  只有魏君愿意……
  
  听到姬凌霜这样说,大皇子看了魏君一眼,十分镇定。
  
  他手上有狐王让他送给魏君的造化。
  
  这是一份大礼。
  
  凭借狐王的大礼,大皇子自忖让自己和魏君在西大陆横行霸道肯定是做不到的,不过保命应该还是不难的。
  
  当然,大皇子没有现在就亮出底牌。
  
  狐王特意交代过他,不到危急时刻,不要启动底牌。
  
  只有在危险当中,才好施恩于魏君,从而彻底收服魏君。
  
  大皇子倒是没想收服魏君。
  
  大皇子是担心现在就让魏君知道这个底牌的话,以魏君的高风亮节,很有可能会把这个大机缘让给别人,比如姬凌霜。
  
  如果是其他人,大皇子肯定不担心会发生这种事情。
  
  但是是魏君的话,大皇子没有把握。
  
  魏君的确是那种可以舍己为人的人。
  
  为了魏君的性命,大皇子选择先保密。
  
  再说了,现在毕竟还是在西大陆使团的船上。
  
  现在就把机缘给了魏君,容易被西大陆的人发现。
  
  还是等到了西大陆之后,再见机行事最好。
  
  所以大皇子选择了按兵不动。
  
  而魏君也丝毫不知道狐王已经全程为他保驾护航,让他没有了后顾之忧。
  
  这时候的魏君对于自己这次的西大陆之行还是充满了期望的。
  
  他相信自己这次一定能够抓住机会。
  
  把九死一生,变成十死无生。
  
  当然,魏君也没有忘记安慰姬凌霜。
  
  “姬姑娘放心,这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退路也是这样,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先尽人事就是了,吉人自有天相,你肯定不会早夭。”魏君确定道。
  
  这是来自天帝的赐福。
  
  正道的光。
  
  你不用有事。
  
  有危险让本天帝来扛。
  
  魏君这波说的完全都是心里话。
  
  以至于他忽略了姬凌霜听到他这种安慰后会有什么想法。
  
  大皇子在听完魏君的这番话后,都故意的用肩膀碰了碰魏君的胳膊,低声问道:“有想法?”
  
  魏君:“???”
  
  大皇子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很自然的说:“不用装,姬姑娘那双大长腿摆在那,对她有想法的人多了,不止你一个。不过姬姑娘的眼光可高,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的。当然,魏兄你肯定没问题。”
  
  魏君一脸黑线,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姬凌霜的腿。
  
  确实又长又直。
  
  可以玩一年。
  
  姬凌霜本来没害羞的。
  
  但是看到魏君在看她的大长腿后,俏脸微微一红。
  
  不过她的回应倒是大大方方的:“好看吗?”
  
  魏君点了点头,诚恳道:“好看。”
  
  确实好看。
  
  魏君都想把牛仔裤发明出来让姬凌霜穿了。
  
  目前的服装,还是很难体现出她大长腿的优点,可惜了。
  
  姬凌霜的脸更红了,不过语气却很爽快:“好看就多看两眼。”
  
  顿了顿,姬凌霜瞪了大皇子一眼,眼中和语气中都带着杀气:“没说你,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区区一个皇子而已。
  
  还不被乾帝所喜。
  
  作为姬帅的长女,姬凌霜还真不把大皇子放在眼里。
  
  她敢得罪大皇子,大皇子肯定不敢得罪她。
  
  在大皇子上位之前,一个人妖两族混血的皇子还真没有军方第一人的爱女地位高。
  
  再说了,姬凌霜是跟明珠公主混的,算是公主党。
  
  她对待大皇子态度恶劣,一点问题都没有。
  
  大皇子也的确没有因为姬凌霜的态度恶劣而生气,他只是无语:“凭什么魏君能看本宫不能看?”
  
  姬凌霜淡淡道:“魏大人长什么样?你长什么样?心里没数吗?”
  
  大皇子:“……”
  
  受到了暴击。
  
  他看了魏君一眼,感觉暴击更大了,痛心疾首道:“长的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魏君拍了拍大皇子的肩膀,安慰道:“是的,你说的没错,长的好看就是可以乱杀。”
  
  大皇子:“……肤浅,太肤浅了。姬姑娘,我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肤浅的人。”
  
  “本姑娘只是看不起你这种虚伪的人,魏大人看我的腿都是大大方方的看,大大方方的赞美,大大方方的承认。不像是你,只会偷瞄。”姬凌霜不屑道。
  
  大皇子怒了:“我偷瞄是因为我有羞耻之心,知道控制自己的欲望。魏君连样子都不做,岂不是更加好色?你这是什么歪理?”
  
  他不服。
  
  姬凌霜闻言更加不屑了,淡淡道:“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男人好色怎么了?魏大人敢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表现出来,这才是真正的英雄名士。不像是你,贼眉鼠眼,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大皇子:“……”
  
  他感觉姬凌霜简直无理取闹。
  
  这女人太不讲道理了了。
  
  “魏兄,你给我评评理,这个女人也太强词夺理了。”大皇子不服。
  
  魏君再次拍了拍大皇子的肩膀,安慰道:“别争了,你还没有意识到问题出现在哪里。”
  
  “问题在哪?”大皇子不懂。
  
  魏君指了指自己的脸,淡定道:“长成我这样,我做什么都是对的。长成你这样,你做什么都是不对的。”
  
  大皇子:“……”
  
  雷霆暴击。
  
  而且是男女混合双打。
  
  这个颜狗的世界,让他绝望了。
  
  大皇子强行挽尊:“也只有肤浅的女人才会只看重相貌,真正有内涵的女人都更加看重男人的整体素质。”
  
  魏君可怜的看了大皇子一眼,好心提醒道:“兄弟,这种话听听就好了,可千万别当真。我泡妞的时候也经常说我不看重相貌,只看重感觉,但是我没说的是我对丑的没感觉。”
  
  大皇子不想和魏君说话了,扭头就冲向了甲板。
  
  这对狗男女的价值观太恶劣了,他不想接受。
  
  看着大皇子落荒而逃的背影,魏君耸了耸肩。
  
  “可怜的孩子,希望他认清现实之后,依旧能够热爱生活,那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
  
  “魏大人果然不愧是状元出身,出口成章。”姬凌霜赞美道。
  
  她看向魏君的眼神都在发光。
  
  魏君:“……”
  
  姬凌霜冰美人的称号连他都听说过。
  
  傲雪凌霜,生人勿进,在京城可是十分出名的。
  
  可魏君和姬凌霜见了几面,楞是没感觉到她哪里冰了。
  
  明明十分的平易近人啊。
  
  魏君也只能说,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么冰美人。
  
  只不过冰美人暖的不是你而已。
  
  对于姬凌霜散发的信号,魏君选择了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魏君帮大皇子说了句话:“其实大皇子还是可以的,人不错。”
  
  “我知道,可惜他和魏大人站在一起。”姬凌霜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站在魏大人身边,这个世界其他男人都只会相形见绌。”
  
  魏君:“……姬姑娘你真会说话。”
  
  白倾心那么馋她身子,都没姬凌霜这么主动。
  
  魏君真没想到一个冰美人能这么热情。
  
  姬凌霜耸了耸肩,微笑道:“反正都是快死的人了,没必要强行压抑自己的感情。再说了,我相信魏大人不会笑我的。”
  
  “不会,当然不会。被女人倒追这种事情,我上辈子就习惯了。”
  
  魏君对天发誓,他说的全都是实话,完全没有在凡尔赛。
  
  但是姬凌霜瞬间无言以对。
  
  看了看魏君的这张脸,姬凌霜无奈的苦笑道:“以魏大人的风姿人品,倒是也不奇怪。”
  
  “对,我这个人从来不说谎的。”魏君认真道。
  
  姬凌霜:“……”
  
  这一刻,她体会到了刚才大皇子的心情。
  
  不过姬凌霜又看了一眼魏君的脸,还是决定原谅魏君。
  
  谁让他长的那么好看呢。
  
  而且还那么有才华。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其实顾忌会比平常的时候小很多。
  
  反正都快死了。
  
  有些事情也就不必太在意。
  
  解放天性,不留遗憾才是最重要的。
  
  在姬凌霜的心中,她就是快要死的人。
  
  魏君也是。
  
  两个将死之人,放飞自我可比循规蹈矩有吸引力多了。
  
  不过在魏君心中,完全不是这样。
  
  魏君是把自己看成死人。
  
  但没把姬凌霜当成死人。
  
  相反,魏君还劝道:“姬姑娘不必太过悲观,此去西大陆虽然九死一生,但是毕竟还是有一线生机的。九死指的是我,一生指的就是你们。有危险就尽管让我扛就是了,我肯定把一线生机给你们争取到。”
  
  魏君说这话那叫一个真诚。
  
  任谁听了都能感受到魏君是发自内心的在这样想,完全不是在作秀。
  
  于是,姬凌霜更加感动了。
  
  “魏大人,你不必如此。西大陆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的。
  
  “我们尽人事,听天命就好了。”
  
  “天命?你与其听天命,还不如听我的呢。”魏君吐槽道。
  
  天命都是跪舔本天帝的。
  
  真要是听天命,本天帝恐怕会无敌万万年。
  
  这可不行。
  
  魏君还是要把未来把握在自己手里。
  
  不过魏君没有再劝姬凌霜。
  
  嘴炮是没有用的。
  
  用实际行动让姬凌霜知道他的厉害就是了。
  
  就在这个时候,魔君凭空出现,瞬间站在了魏君的肩膀上。
  
  魔君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姬凌霜,然后吐槽道:“魏君,这个女人馋你的身子。”
  
  姬凌霜:“……”
  
  她自然是不知道魔君身份的,只知道这是魏君养的一只宠物猫妖。
  
  经常出言无忌。
  
  看在魏君的面子上,姬凌霜也懒得搭理魔君,只是对魏君道:“魏大人,这只猫你还是要看好,免得它乱说话。如果是自己人还好,但是西大陆是有很多忌讳的。如果这只猫一直乱说话的话,很容易给你带来危险。”
  
  魔君撇了撇嘴。
  
  危险?
  
  有祂在有什么危险?
  
  而且魔君就没见魏君害怕过危险。
  
  魏君对姬凌霜点了点头,道:“放心,我心里有数。”
  
  魔君是强行跟他来的。
  
  魏君本来想把魔君寄样在周芬芳那里。
  
  但是名义上,他和周芬芳现在已经撕破脸了。
  
  而且魔君对周芬芳也没有兴趣了。
  
  原本魔君是以为周芬芳能够救祂。
  
  可事实证明,能救祂的根本就不是浩然正气,而是魏君。
  
  所以魔君现在全部的心思都在魏君身上,对周芬芳这个前天下第一名医也没什么想法了。
  
  魏君要去西大陆,魔君死活要跟着。
  
  用魔君的话说,现在他们俩是共享状态的。
  
  周芬芳用平等之道把他俩的伤势平等了一下。
  
  如果魏君死了,那魔君也得被魏君牵连死。
  
  同理,如果魔君死了,那魏君也得嗝屁。
  
  魏君倒是想弄死魔君,可弄死魔君的难度比他找死的难度高多了。
  
  所以魏君只能把希望依旧寄托在自己的死亡上。
  
  而魔君就是他求死路上的绊脚石。
  
  尽管如此,魔君要跟着他去西大陆,魏君还是无法拒绝。
  
  因为他没有理由拒绝。
  
  而且也拒绝不了魔君,毕竟魔君的行动自由。
  
  谁能禁锢住魔君的行动呢?
  
  既然阻止不了,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按魔君说的办。
  
  后面他再见机行事就好了。
  
  魏君相信魔君虽然是个麻烦,不过肯定不是解决不了的麻烦。
  
  做人必须要乐观一点。
  
  否则日子就没法过了。
  
  ……
  
  在魏君他们继续欣赏海上风光的时候,在遥远的西大陆,也正在风起云涌。
  
  魏君一行要访问西大陆的事情已经在西大陆传开了。
  
  正如陈万里他们访问大乾,在大乾引起了很大的震动一样。
  
  魏君他们防卫西大陆,在西大陆也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在卫国战争期间,大乾都没有正式派遣过使团访问西大陆。
  
  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所以西大陆内部对于如何对待魏君他们这一行,态度也是不统一的。
  
  有人想要热烈欢迎,做做表面文章。
  
  也有人想要强行驱逐,认为和大乾的使团没有什么好交流的。
  
  甚至还有人主张杀掉他们祭旗,正好借助魏君他们的人头来提升自己的士气。
  
  文化之都,是西大陆的一座雄城。
  
  这座城市走出了很多文学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