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赝太子 > 第二百零七章 痴儿

第二百零七章 痴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许多牛车将官道挤得水泄不通,回京不放礼炮,顿时爆竹齐鸣,雨一样的响成一片。
  
      此时甲兵个个精神抖擞,威风凛凛按刀而下,须臾细乐声中,二个钦差缓缓下船,礼部派去的人跪叩下去:“卑职恭迎二位钦差,恭贺凯旋回京!”
  
      崔兆全忙伸手去扶:“不敢,不敢!”
  
      赵督监稍冷淡,也与礼部人寒暄,因这次西南之行,两位钦差都立了大功,礼部官员个个带着笑脸,丝毫不敢怠慢。
  
      不久,随赵督监一挥手,从不同船上下来的钱之栋跟秦凤良也都上了岸,都戴着枷锁,与身着官服一脸官威的人相比,显得很落魄。
  
      大概是因怕这两个要犯在外面停留太久,出了变故,两位钦差没在岸上停留多久,很快离开。
  
      在他们之后靠岸下船则是随行一些官员,自然是没有资格让礼部的人迎接,都是各自的家人来接,也陆续走了。
  
      这些有品级的官员都下去了,才轮到苏子籍这艘船靠岸。
  
      但靠岸时,苏子籍并不这艘船上,而早就到了停着邵思森棺材的商船。
  
      野道人先下去见了邵家的人,引领着到了商船前,还又赶了过来,低声对苏子籍说着:“这是邵思森的父母和兄弟。”
  
      “邵父邵英现在是太常寺少卿,从四品,长子邵茂德,据说科举不太行,勉强中了个秀才,蒙父荫当了正九品的小官。”
  
      “弟弟邵柳还行,不过读书上也不及邵思森当年。”
  
      短暂一会,竟然把邵家的底摸了个干净,看样子邵思森其实是邵家寄以希望的继承人,不想就这样死了。
  
      苏子籍感慨一声,命着推起棺材。
  
      这时一对看着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的夫妻,在众人搀扶簇拥下,走到了商船前,眼巴巴望着,可真等苏子籍和商队船员推着棺材出来,本就就只是妄想的期待,顿时被现实彻底击垮。
  
      一声凄惨的哭声,随之响起。
  
      “我的儿啊——”
  
      “夫人!”
  
      “娘!”
  
      见邵母哭喊了一声直接后仰闭上了眼睛,她身侧的邵父,连同身后已成年的长子,跟十二三岁小儿都急急围拢过来。
  
      仆妇丫鬟更急得团团转,掐人中、又呼唤着,片刻妇人才醒转,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挣扎着起来,扑向已经被十几个人从船上推下来的楠木棺材,痛哭了起来。
  
      “森儿,你怎么就……怎么就能这么狠心,丢下我与你父!”
  
      “你这个狠心孩子,狠心的孩子啊!你让我怎么活,怎么活啊!你这不是要生生的疼死我么?”
  
      一下下拍打着棺材,妇人撕心裂肺哭喊,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而同样身形不稳,需被长子扶着才能站住的邵父眼圈泛红,眼泪也默默流淌下来,悲怆的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只是手按在棺材上,身体颤抖着。
  
      苏子籍站在一旁,因着这一下,下意识发现了落在棺材上的雪。
  
      虽推下来后,立刻就有邵家仆人举伞将棺材遮住了,可往下推时,还是有雨雪落在上面。
  
      有些没有融化,与水渍摊在上面,让他看着不太舒服。
  
      苏子籍有心想擦,摸了摸袖,一块手帕就这么掉了下去。
  
      野道人接住,递了回来。
  
      “我有着手帕吗?”因着受这悲伤情绪感染,苏子籍心里也沉甸甸,接过来时,觉得这手帕既陌生,又有点眼熟,展开一看,因只是一瞬,只来得及看清是一句关于情的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