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赝太子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根头发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一根头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那是方小侯爷最后一次见到她,不到一年,就在一次闲暇,听到有下人议论,说那户商人又回了京城,还新纳个美娇娘,只是她永远病逝在了归途,香消玉殒了。
  
  这深藏在心底的隐痛,在步入官场,戴着一张面具以笑示人,就再不曾浮起过,此时给琴声勾起,回过神时,已泪流满面。
  
  方小侯爷擦了擦眼泪,勉强笑着对林玉清说:“林公子之琴,可谓出神入化矣!”
  
  又问苏子籍:“不知苏会元可有诗配之?”
  
  他此次到来,是因知道了林玉清的底细,更知道林玉清与苏子籍暗中斗法,心中惊怒之余,也有着对林玉清这位多年朋友的担心。
  
  可事已至此,已不好再周旋,他只能寄希望于,这二人关系,最好只限于国仇家恨,而不要私人也带着怨恨。
  
  毕竟都是这般出色的人,彼此真的彻底交恶,也实在是令人可惜。
  
  方小侯爷当然知道自己这样想,很天真,但立刻就扭转了对多年朋友态度,他也自问做不到。
  
  因为内心纠结,所以他此刻向苏子籍邀诗的语气,也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恳求。
  
  苏子籍看了一眼,笑了:“这又有何难?”
  
  立刻就有丫鬟在叶不悔的指挥下,给铺好桌面,放了纸张,叶不悔挽了袖,亲自给苏子籍研墨。
  
  苏子籍稍稍一想,便沾了墨,提笔写了一首诗。
  
  “举杯畅饮笑阎罗,不慕功名唱晚歌。半辈青春知百味,满怀壮志折三波。痴迷权贵终虚职,浪漫江湖也挂戈。采菊东篱还得意,何须悔恨叹蹉跎。”
  
  林玉清与方小侯爷都看着,等这一首诗写完,且不说方小侯爷心中百味丛生,三十几岁,也算是半辈青春都蹉跎在了这大郑京城的林玉清,亦感慨万千。
  
  只觉得这诗,就是苏子籍写给自己了。
  
  可惜,他这般,已再不可能去奢望什么浪漫江湖,更不可能再过采菊东篱的日子,半辈青春都已蹉跎,便也只能咬着牙,硬走下去了。
  
  这样一想,种种委屈,前半生艰难,都让他胸口憋了一口气。
  
  将这诗念了几遍后,又忍不住大笑。
  
  没想到,最懂自己,竟是最终坑了自己的人!
  
  明明有着十几岁的鸿沟,对方能道出他没办法与人说的种种心酸。
  
  自己当年不曾被林国推到大郑做质子,只做为不受器重的宗室公子,起码在林国,温饱也能解决,还能每日弹弹琴,下下棋,那样日子,不必过于委屈自己,倒也逍遥自在。
  
  可惜,他的命运,从不曾掌握在自己手里,唯有一往直前,虽死亦不能悔才成了!
  
  一时,屋里变得一片死寂,只听得细细如点的雨声,却见苏子籍笔下不停,又着了一诗。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刚才上首诗还有感慨,待看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句,林玉清突然不知道触动了哪处情肠,眼突然之间红了,勉强忍着泪感叹:“有此诗,我之一生不枉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