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天帝传 > 第四百零八章 回林家

第四百零八章 回林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历了一季寒冬,又经历三个月的黑暗死亡季,草木凋零,蛮兽蛰伏,可是,色灵山的寒松却依旧翠绿,苍劲挺拔。
  
      雪山下,松林边。
  
      许大愚和林刻并肩而立,眺望远处的云雾,久久不言。
  
      昨日,封小芊亲自动手,将元策的九窍丹田,移植给了许大愚。
  
      移植丹田的成功率本来是极低,而且会有生命危险,可是,也不知是不是许大愚的体质异于常人,竟然轻轻松松的挺了过去。
  
      仅仅一夜,便是完全恢复,精神和身体状态,更胜从前。
  
      林刻呼出一口白气,道:“离开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去找瞎子师父,弄清楚我的身世。”许大愚道。
  
      林刻道:“宇宙浩瀚,你去哪里找他?”
  
      “先去太微星域!他离开的时候,说过一些奇怪的话,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大有深意,我从中已经找到一些线索。”许大愚道。
  
      林刻没有再多问,从储物囊中,取出两个酒葫芦,其中一个扔给许大愚。
  
      “我听说太微星域无比浩大,像白劫星这样的下等生命星球,便是足有七万余颗。此次一别,星海茫茫,也不知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敬你一壶酒,天南地北永是兄弟。”
  
      林刻抓起酒壶,仰头便是往嘴里倒。
  
      “咕噜噜。”
  
      林刻并不是一个嗜酒的人,可是,心中的离别伤感情绪,却需要酒来浇淋。自从遭遇了玄境宗巨变,许大愚就是他最真挚的兄弟。
  
      本以为,两人可以继续走下去,一起修炼,一起成长。
  
      可是现在,却不得不分别。
  
      许大愚满眶热泪,几乎忍不住想要留下,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也将满葫芦的酒,灌入进嘴里。
  
      酒,淋湿了衣襟。
  
      喝完后,许大愚粗厚的喘气,目光蕴含浓烈的热焰,道:“刻儿哥,你不必如此伤感,只要我们足够的优秀,即便是辽阔无边的星海,也掩盖不了我们身上的璀璨光芒。哪里还能找不到你?他日,若是听到你的消息,哪怕相隔亿万里星域,我也一定会来找你。”
  
      “啪”的一声,将葫芦扔在地上,砸得粉碎,许大愚大步流星的离去。
  
      没有回头。
  
      目望着他的背影,林刻的双眼,忍不住也湿润。
  
      修武这条路,太凶险,即便再强的人物,也有陨落的时候。再优秀的天骄,也可能泯然众人。
  
      再见,哪有那么容易?
  
      不过许大愚却不得不离开,他觉得自己肯定是妖冥,与林刻一起去圣门,说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被圣门的大人物察觉。
  
      那时,不仅自己得死,还会害了林刻。
  
      他必须踏上一条,属于他自己的路。
  
      封小芊走到林刻的身旁,道:“他的血液,与人类的血液,有些不一样。”
  
      在移植丹田的时候,封小芊察觉到了这一点。
  
      “此事,仅我们知道,切莫告诉第三人。”林刻道。
  
      封小芊轻轻点头,又道:“姐姐传讯给了我,催促我们带上圣门的那一千多位幸存者,尽快出发。”
  
      林刻诧异的道:“你能收到来自太微星域的传讯?”
  
      “姐姐就在白劫星外。”封小芊道。
  
      对封小芊那位有着无数传说的姐姐,林刻慕名已久,情不自禁抬头看向天空。
  
      只是三层塔天才的萧真,便是惊艳绝伦。
  
      达到半步传奇的封元宓,又是何等风采?
  
      “我要先回林家一趟。”林刻道。
  
      封小芊道:“我陪你。”
  
      火蛟城与色灵山相隔很近,以林刻和封小芊的修为,不过片刻,便是到达林府的大门外。
  
      看见林刻,等在大门前的一位林家忠仆,露出大喜的神色,立即躬身行礼,道:“拜见刻少爷!”
  
      “不必多礼。”
  
      林刻挥了挥手,向门内走去。
  
      那位忠仆深知刻少爷的强大,哪里敢有一丝不敬,弯腰紧跟在林刻的身后,低声道:“刻少爷,府上发生了大事,家主和老太公都在等你回来主持大局。”
  
      林刻眉头一皱,问道:“什么大事?”
  
      “三爷被武殿的真人打成了重伤。”那位忠仆道。
  
      林家的三爷,正是林刻的外公,林忠傲。
  
      “你说什么?”
  
      林刻的眼中露出一道冷芒,化为一道残影,急速冲了出去,赶向林忠傲的别院。
  
      封小芊向林府中看了一眼,顿住脚步,向那位林家忠仆询问具体情况。
  
      看到躺在床榻上,脸色苍白如纸的林忠傲,林刻心绪难平,只觉得心口无比疼痛。就像当初,林忠傲在玄境宗,想要为林刻讨一个公道,却被打伤的时候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