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替嫁之神医弃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蕴郎,你怎么知道的?

第一百六十九章 蕴郎,你怎么知道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么肯定?”秦芳笑着接过,随口而问,苍蕴身旁的车把手却ji动的大声言语:“当然,我家公子为了找到这都城里最好吃的糖葫芦,已经下令把都城每家的都葫芦都买了一个来,挨个的尝了后,才选出这家的呢!”

    这样的话让秦芳很是惊诧的看向了苍蕴,而此时她也注意到苍蕴的边的确还粘黏着些许糖汁。

    不是吧,他竟然……

    不对!

    秦芳扫了一眼那车把式,又扫了一眼身边同样眼神惊愕的宫门shi卫,眨眨眼后,她冲着苍蕴一笑:“为何对我这么好?”

    “待人以心,对人以诚,这是蕴自小便记住的道理。”苍蕴说着轻拉了她的手:“来,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秦芳笑得一脸幸福,由着他牵着登上了马车,继而便看到车帘子放下后,马儿调头是离开了宫门。

    一离开,秦芳自己就抽了手,这次苍蕴果然没死死地抓紧他,反而是扭头看她一眼:“牵着不好吗?”

    “不好。”秦芳看着他脸上淡淡的笑,心里凉凉地:“反正是作秀而已,没人看着何必还牵着。”

    苍蕴闻言脸上闪过一抹委屈之se:“哎,女人啊,善变之极,前一息还对你笑颜如花,后一息就冷若冰霜了,啧啧……”

    “行了吧你,我那是配合你,不然别人怎么知道你是一个除了能担当外还温柔体贴的‘好’男人?”秦芳白他一眼,特别强调了那个“好”字。

    “配合?看来你认为那是假的了。”

    “不然呢?”秦芳斜他一眼:“难不成你还真尝了那十几根的糖葫芦?”

    不是秦芳不信,而是像苍蕴这种人,御下一定极为严格,一个车把式能在大庭广众下宣扬他家公子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的“屈尊将贵”必然是得到了允许的!

    所以秦芳自然而然明白那是苍蕴为自己做的一场形象秀。

    这等同于未来世界的公关宣传手段:突出他的痴情和体贴,让民众的舆论倾倒于他是一颗真心在付出,那么他们之间的落差,不但会引起各路的关注,也会因为他被攻击与付出,而成为大家心疼的那一位。

    这在未来世界,已经是玩的非常熟烂的套路,往往最终结果就是,一开始背负骂名的那位,最后收获的是大量的美誉和更加多的拥泵。

    因此,秦芳一想到那车把式的“妄言”,自然就心领神会的明白,这位是打着这个目的的,也自然相信他是做个样子而已。

    可是……

    “我没有尝十几根糖葫芦,而是一共尝了四十三根糖葫芦,而后才为你选出了这家的。”苍蕴很认真地看着她柔声说到。

    “你说真的?”秦芳诧异,她觉得不能信:“为什么啊?你有那么多的下人,何必亲自来?”

    苍蕴笑了一下没说话,随手拿起了手边的竹简低头翻看。

    秦芳看着他那不答的样子,心里的凉变成了怪异,她看了眼手里的糖葫芦,轻声地嘟囔:“我们只是做戏而已,你,何必那么,卖力呢……”

    “如果不让别人知道你对我的重要,又何谈保护?毕竟我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你的身边。”他给了答案,甚至言语时头都没抬,可这话却让秦芳呆滞的看向了他……

    这个男人,还真是,很会说话呢……

    一分钟后,秦芳心里念着转了头,一边看着外面沿路的风景一边咬上了手里的糖葫芦。

    甜中有酸,而酸中更有甜。

    她吃的心情愉悦,以至于忘记了南宫瑞拿卿岳威胁她时的让她产生的那份恶心。

    而身后,看书的苍蕴抬头看了一眼她的侧颜,嘴角勾起淡淡地笑后,他拿出帕子擦了嘴角,又低头继续看手里的竹简。

    马车里,静谧着,只有车轱辘转发出的声音。

    他没问,皇上的召见是为何事。

    她没说,皇上被她给严词拒绝。

    ……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卿王府前,苍蕴一手挑着车帘瞧望着秦芳言语:“这个时候,你我应该依依不舍。”

    “可我不是个爱缠人的女人。”秦芳冲他摆手:“所以,再见吧,苍公子。”

    她说完转身要进府,身后却传来苍蕴的声音:“欢欢,你不能再叫我苍公子了,这太疏离。”

    听着“欢欢”这个名字,秦芳无奈的转头:“那你希望我叫你什么?难道,蕴蕴?”

    话说出口,她对这个名字的恶心,报以轻微地颤抖抗议。

    看着秦芳那一脸嫌恶的样子,苍蕴眨眨眼,伸手从怀里mo出了一个印章冲着秦芳抬手:“拿去,以后叫我这个吧。”

    秦芳看他一眼:“怎么让我喊你印章吗?”她说着已回身两步过去拿到手里,瞧看了一眼后抬眉看他一眼:“倒适合你。”

    苍蕴笑了一下,缩身回去,放下了车帘,秦芳推开两步,马车便离开了。

    秦芳看看那马车,再次低头看手里的印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