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替嫁之神医弃妃 > 第二百四十章 你以后能不穿白的吗?

第二百四十章 你以后能不穿白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白衣胜雪,月下。

    只是一个背影,秦芳却是心头一个猛震。

    是,是他?

    这白,似成了他的专属色,当这种白闯入眼帘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份白竟有着浓浓的思念,以至于在看到它的那一刻,心头充斥着的不仅仅的是震惊,而有说不出来的欢快。

    她顿了一下身子,便向他走了过去,起先步子还有些大有些急,可是随着相近,她的步子则越来越慢,也越来越小。

    越是期待,越是胆怯。

    她从未料到,此刻她竟然如此的内心翻覆。

    “你……怎么在这里?”当她走到他身后不过两米之距时,她停下了脚步,轻声询问。

    他这个时候应该在东硕啊,却出现在这里,简直让她不知说什么好,就好像做梦一样。

    “我想我们应该谈谈,所以来了。”

    话音落下,他转了头冲她礼谦一笑,而秦芳脸上的兴奋之色则瞬间僵住,继而急速地退却。

    “你是……”

    这人不是苍蕴,当他转过头来时,她才发现这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面孔也俊美无比,可是和苍蕴那种近乎妖孽的脸,完全不一样。

    他的容颜更像是精心描绘的一幅工笔画,那细致精致的五官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完美到圣洁的感觉。

    而苍蕴的脸,却是那种时时刻刻都散着魅惑的妖孽,是看多了就会禁不住脸红心跳的那种。

    “我是南宫炔。”男人说着冲着秦芳微微折身点了下头,没有皇子的高傲与自得,也没有过分的自卑与自艾,总之他就如他的相貌一般,让你感觉到的是他的完美与圣洁。

    看着这个男人像是没有看到她脸上急速变换的表情而冲自己露出的一脸和煦笑容,秦芳的唇一抿,眉眼微垂:“原来是三皇子啊?卿欢有礼了。”

    她略略地福身行礼不等三皇子开口又言到:“夜深露重,不是说话的时候,殿下还是请回吧!”

    南宫炔的眉微微一蹙。随即脸上的笑漾开了些:“炔并非要这个时候叨扰惠郡主,不过是散步之时发现惠郡主并未休憩,一时想到你我皆是失意流离之人,便以为大家应该有些话能互相说说,这才等候在此,如今看来,倒是冒昧了。”

    秦芳看他一眼,双唇紧闭,并不言语。

    皆是失意流离之人?你还真会给大家找共同点,只可惜本姑娘才不想给他人做嫁衣。

    秦芳内心嘟囔着。人一言不发。这样的反应似乎超出了南宫炔的预料--毕竟他是皇子。再是前途渺茫,此刻不到翻脸之时,是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冷落的。

    所以南宫炔脸上的笑在秦芳的没有反应里,终于是收了。

    “炔身在西境。不曾与惠郡主有过照面,但仍然听到过有关惠郡主的一些言语,虽是只字片语,却无不是举止有度,礼谦仪矩的,如今碰上惠郡主,倒发现传言果然不可尽信。”

    看着三皇子如此拐弯损自己无礼,秦芳唇角一勾扬起一抹笑,冲着三皇子说到:“没错。传言信不得,所以耳听不为真,眼见未必实。”

    南宫炔的眼里霎时爆出一丝厉色,但随即又掩藏了去,嘴角勾笑:“不知是不是炔多心了。竟觉得惠郡主这话,是在讥讽炔呢!”

    “没错,我讥讽的就是你。”秦芳撇了下嘴:“自打我和当今圣上断了婚约起,这天下间,最恬不知耻,最声名狼藉的便是我卿欢了,殿下竟和我说什么举止有度,礼谦仪矩的,不是你的耳目太过无用就是殿下你太不讨人喜欢。”

    南宫炔的脸色有了一丝青意,但却浮着淡淡地无奈:“惠郡主说话如此不客气,想来是因为我乃皇家子嗣,就迁怒于我了呢!可是,我也是这场变故的受害者啊?大家明明都是阴谋下的败者,何必自舔伤口还互相撕咬?难道就不能联手起来,风雨同舟吗?”

    “联手?”秦芳盯了南宫炔一眼:“殿下高看我们卿家了吧?”

    “我并非高看,而是你卿家已和炔一样,境地岌岌可危!”南宫炔说着上前两步:“太后以卿家为仇,皇上以卿家为羞,若不携手自救,今日楼阙重重他日也不过风中黄土!炔,只是一个人,一副骨,而卿家呢?万千族人皆因此而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吗?”

    秦芳抿唇不言。

    她岂会不知道这些?若不是因为这个,因为卿岳把族令交给了她,她何故跑回来想办法要护着卿家?

    “所以,我们联手吧,只为不被人欺辱到无路可退的地步。”南宫炔一派希冀之色,而秦芳则严肃的摇头:“不行,卿家乃臣子之家,岂能谋反?岂能让世人唾骂……”

    “不会唾骂的!”南宫炔再上前一步,已然站到了秦芳的面前:“因为我们不是谋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